中福助农商城
工作人员 查询
手机端
工作人员 进入

手机

密码

安全问题

注册 忘记密码?

                              

2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今日招标发行
来源:证券日报 | 作者:cctvzfw | 发布时间: 2024-05-30 | 127 次浏览 | 分享到:

   5月24日,2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迎来首发,竞争性招标面值总额为400亿元,本期国债招标结束至5月27日进行分销,5月29日起上市交易。根据财政部公布的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安排,5月份至11月份期间,2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每月发行1次,共7次。

  值得一提的是,5月22日,今年发行的首期超长期特别国债(30年期)正式在二级市场上市交易。该期国债延续了一级市场认购火热的情况,在二级市场首日竞价交投活跃,也引发了业界关注。那么,今年安排发行的超长期特别国债,预计会对资金面、债券市场以及权益市场产生哪些影响?《证券日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业内多位专家。

  对资金面影响有限

  据悉,今年的超长期特别国债期限包括20年期、30年期、50年期,均为按半年付息。20年期在5月份至11月份期间发行,首发2次,续发5次;30年期也在5月份至11月份期间发行,首发3次,续发9次;50年期在6月份至10月份期间发行,首发1次,续发2次。此前在5月17日,3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已完成首发。5月24日为2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首次招标发行,5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最早将于6月14日发行。

  在分析人士看来,超长期特别国债的发行对资金面的影响有限。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周期较长,发行节奏平缓,单期规模不会太大,有助于减少对资金面的冲击,平滑市场利率波动。

  从数据看,5月17日首发的3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于5月22日在二级市场上市交易。中国货币网数据显示,当日DR007(银行间市场存款类机构7天期回购加权平均利率)报1.8421%,保持在当前短期政策利率附近运行,并未出现明显的大幅波动。

  从债市影响来看,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总监冯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政府债券供给节奏较慢而机构配债需求旺盛,加深了债市的“资产荒”局面。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可以增加安全资产供给,使债市供需关系更为均衡,“资产荒”局面或将有所缓解。

  “今年超长期特别国债的发行周期比较长,节奏比较平缓,这就平滑了其发行可能给债市造成的供给压力。再加上市场对于超长期特别国债可能造成的供给压力早有预期,因此,后续发行给债市带来的增量利空冲击会比较有限。”冯琳进一步表示。

  在财信研究院副院长伍超明看来,超长期特别国债的发行也有助于推动利率市场化金融改革。

  伍超明分析,此次发行20年期超长期特别国债,有助于完善我国利率曲线,为超长地方债等提供定价参考。同时,其发行为市场提供长期安全资产,有助于缓解“资产荒”问题,推动长期国债收益率总体运行在与长期经济增长预期相匹配的合理区间内;此外,超长期特别国债供给的增加,可能会推高长期利率,但需求的增加可能会抵消一部分这种影响。

  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开始拟连续几年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释放出积极的财政政策将更好支持经济发展的信号,有助于缓解地方财政、债务压力,并支撑基建增长动能,推动经济增长持续向潜在水平回归,重大项目的形成也有助于降低经济社会运行成本、提高经济运行效率、优化供给结构。

  降准降息空间仍存

  5月13日,国务院召开的支持“两重”建设部署动员视频会议指出,“发行并用好超长期特别国债,高质量做好支持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和重点领域安全能力建设各项工作,为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提供有力支撑”“要统筹用好常规和超常规的各项政策,加强财政和货币金融工具协同配合,引导更多金融资源进入实体经济”。业界预期,在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期间,货币政策也将有相应支持。

  “目前来看,考虑到银行负债压力以及经济修复情况,年内依然存在降准和降息的空间,但具体时点还需结合国内货币信贷环境以及海外经济体货币政策节奏等因素综合判断。”明明说。

  伍超明也认为,降准降息仍有空间,并且预计降准先行。

  “二季度降准概率偏大。一方面是为配合二三季度财政政策发力,给银行释放长期低成本资金;另一方面是年初以来央行层面频频释放降准仍有空间的信号。”伍超明表示,降息必要性仍强,但预计时间点延后择机出台。

  伍超明进一步分析,一是前期国内10年期和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降较快,目前处于低位水平,有利于超长期特别国债的低成本发行,央行短期降息的必要性不强。二是内部均衡目标趋于缓解,经济增长动能有所企稳,通胀水平有望整体温和回升,实际利率水平降低。三是外部均衡目标约束增强,主要是美联储降息时间点大幅延后,降息幅度大幅缩减,客观上对国内利率政策形成一定扰动和约束。

  温彬认为,超长期特别国债分散式发行对流动性的短期冲击将大幅低于预期,央行因此实施降准的概率也随之降低,或更多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加量续作和OMO(公开市场操作)净投放平抑资金面波动。

  事实上,5月15日,央行即对本月到期的MLF进行了等量平价续作,结束了前两个月缩量续作模式。

  “考虑到央行当前对资金空转和长端国债利率的高度关注,短期内只为配合特别国债发行而降准的可能性较小。”温彬说,从预估的政府债净融资额来看,5月份至10月份的流动性压力尚可,11月份至12月份因国债到期量较低,流动性压力相对较大,央行可能实施降准。

(责编:罗知之、陈键)


热点新闻猜你喜欢

更多
    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