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福网
中福网
工作人员 查询
中福商城
手机端
工作人员 进入

手机

密码

安全问题

注册 忘记密码?

热点新闻猜你喜欢

赵正永操纵发达区县人事:一把手没3000万想也别想
来源: | 作者:cctvzfw | 发布时间: 2019-01-24 | 1172 次浏览 | 分享到:

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深耕陕西官场15年,所涉及问题遍布多个领域

2019年1月15日晚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图/中新)

现年68岁的赵正永,祖籍安徽马鞍山,2001年由皖入陕。在陕西官场侵淫15年之后,2016年3月28日,赵正永卸任陕西省委书记,调任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两年后的2018年3月,赵正永正式退休。

退休后,赵正永很少现身公共视野。最近一次,是在2018年7月3日,赵正永雨中前往西安市名刹香积寺参访,当地人称,"去过香积寺,平安又无事",事实证明,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

接近赵正永的人士透露,赵正永退休以后,经常出入固定的几个佛堂。参佛悟道之余,他的爱好还包括打网球和练习书法。

事实上,有关赵正永被调查的消息,两年前就在坊间流传,此次传闻被坐实,早先亦有迹象。

赵正永退休四个月后,针对秦岭北麓违规别墅问题,中央成立专项整治工作组,并由中央纪委副书记徐令义坐镇。2019年1月9日,央视播出专题片,详细介绍了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始末,片中,相关官员都出镜检讨,唯独不见赵正永。

2018年12月26日,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微博称,陕北千亿矿权案二审部分卷宗在最高院本部丢失,此案也和赵正永密切相关。

20天内,"千亿矿权案卷丢失"与"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始末"集中被披露,风口之下,赵正永注定难以独善其身。

赵正永深耕陕西官场15年,所涉及问题遍布多个领域,就在其被宣布调查的同时,另有多名陕西官员被带走协助调查,包括两名副省级官员,以及两名正厅级官员。

五十入陕

1951年3月,安徽省马鞍山一户普通矿工家庭,一个男婴呱呱落地。度过安逸的少年时代,赵正永跟多数同龄人一样,将成年时赶上了"十年浩劫",卷入上山下乡的洪流中。

1968年11月,17岁的赵正永来到安徽省宣城地区水阳公社插队,以知青身份当了两年农民。此后,赵进入安徽省马钢公司修理部机动车间工作,当过铆工和钣金工。

当了四年工人后,1974年10月,赵正永进入中南矿冶学院(现中南大学)材料系金属物理专业学习。毕业后,赵正永得以进入马钢公司干部序列,从此踏入仕途。

经过20多年的摸爬滚打,2000年6月,时年49岁的赵正永已官至安徽省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厅厅长。

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因为赵正永性格强悍,引起诸多同僚的不满,因此始终未进入安徽省委常委序列。

安徽官场不顺,赵正永另谋出路。2001年6月,50岁的赵正永调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四年后,转任陕西省委常委、副省长、党组副书记。

多位陕西官员透露,赵正永在陕保持其强硬的工作态度,不但在同僚之间如此,甚至直接插手一些经济纠纷,乃至干预司法。

最具有代表性的事件,则是媒体既往报道中的"榆林百亿国有煤矿疑被一亿元贱卖"、"陕西省政府致函施压最高法""女港商拥上千亿元煤矿6年纳税35元"等事件。

《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上述三起事件,其中两则涉及女港商刘娟。在赵正永不遗余力地支持下,刘娟不仅完成了对波罗井田争议矿权的审批,并多次尝试将矿权转让获利。

插手经济纠纷

2006年,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凯奇莱)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下称西勘院)因合作勘查合同产生纠纷,该案诉讼历时12年,因双方争夺的探矿权价值已升至千亿元,被坊间称为"千亿矿权案"。

波罗井田位于陕北榆横矿区北区,潜力诱人。陕西省发改委相关文件显示,波罗井田面积339.2平方公里,煤炭地质储量达15.68亿吨,可开采量10.98亿吨。

2002年7月,西勘院取得波罗井田普查的探矿权,面积279.23平方公里,有效期至2005年4月25日。后经延续与变更,勘探面积拓展至340平方公里。

凯奇莱于2003年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合同。双方约定,凯奇莱支付西勘院前期勘探费用1200万元,后者同意前者拥有勘查成果80%的权益。随后,双方对波罗井田进行详查及精查,并对该矿区的探矿权经法定评估机构评估后,报送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备案。

合同签订后,却遭到赵正永等人的干预,终酿成一起旷日持久的矿权纠纷。

2003年10月20日,陕西省政府第21次常务会议纪要形成决定:陕北尚未登记探矿权的煤炭资源,一律由省政府安排登记直接掌握,由省政府安排财政资金开展勘查;对于此前已给予探矿权的单位,一律视作代表政府实施勘查,探矿权人无权处置探矿权,其探矿权是否转让、转让给谁、如何转让,一律由省政府根据基地建设总体规划和转化项目落实情况作出决策。

然而,2006年4月14日,在与凯奇莱签订合同在先的情况下,西勘院又与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益业)签订关于波罗井田的合作勘查合同书,纠纷由此而起。

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认为,正是在赵正永的安排下,西勘院将波罗井田"一女二嫁"。香港益业获得波罗井田探矿权后,转手卖给境外公司,作价21亿元。

2006年5月,屡次协商无果之下,凯奇莱以违约为由,将西勘院起诉至陕西省高级法院,请求判令对方履行合同。五个月后,陕西省高院一审判决凯奇莱胜诉,理由为,双方2003年所签合作勘查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合同有效"。

西勘院对此不服,上诉至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审理该案期间,2008年5月4日,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向最高法院发出一份《关于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探矿权纠纷情况的报告》(下称《情况报告》),内容包括"西勘院与凯奇莱的合同没有完成备案,没有实施,应属无效合同";"省高院一审判决对引用文件依据的理解不正确";"执行一审判决将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等。

《情况报告》还提到,"如果维持省高院的判决,将会产生一系列严重后果","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

知情人称,2008年4月底,时任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后因受贿罪被判无期)曾邀请陕西省政府官员到最高法院"商议案情",这为陕西省政府后来发送《情况报告》埋下伏笔。

2009年11月4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定,撤销陕西省高级法院一审判决,将该案发回重审。

知情人透露,《情况报告》被媒体披露后,陕西省委向中央办公厅作了汇报,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作出批示,要求正确引导舆论。

干预司法

2010年8月30日,已升任陕西省代省长的赵正永主持召开省政府专题党组会,决定由省监察厅会同省法制办、省工商局组成调查组,对凯奇莱与西勘院纠纷进行专项调查。

调查组的结论认为,"为规避陕西省政府21次常务会议决定,这份合同属于双方串通蓄意违规签订虚假合同的行为,所以该合同属无效合同。"此时正值陕西高级法院对千亿矿权案的重审期间,调查组的认定,事实上成为政府代替法院判案的例证。

2010年11月3日,赵正永再次安排召开了涉及千亿矿权案的省政府党组专题会议。会议指出,陕西省政府办公厅、省法制办、省高院、省公安厅、省国土资源厅、省工商局、省地矿局等单位要"高度重视",按照会议精神和具体要求,积极对涉及本单位的"有关问题"进行查纠,按期落实"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

    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