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福网
中福网
中福商城
手机端
工作人员 查询
工作人员 进入

手机

密码

安全问题

注册 忘记密码?

                                                                                                      

/
中国每天能检1亿人次!核酸检测造富神话
来源: | 作者:cctvzfw | 发布时间: 2021-01-28 | 790 次浏览 | 分享到:

1月11日,辽宁沈阳市铁西区,人们在彰驿学校检测点排队等待核酸采样。图/新华

新冠让核酸飞

本刊记者/彭丹妮

1月22日清晨,家住北京西城区月坛街道的肖明,还没起床就听到了居委会工作人员在用大喇叭通知居民去做核酸检测。她从窗户往下一瞧,发现一夜之间,楼下竟然已经搭起了用于采样的帐篷。当天上午8时50分,当一位在北京西城区金融街工作的小伙子走到离单位最近的检测点时,发现队伍已经围着写字楼绕了三圈,大约挪动了一个半小时后,才轮到自己采样。

尽管北京最近的疫情几乎都集中于南部的大兴区,但此轮没有“中招”的东城与西城两区却毫无征兆地启动了为期两天的全员核酸检测。根据专家分析,北京此举可能是出于对变异病毒的担心,加之目前溯源工作也没有完成,只能扩大检测规模。

1月24日傍晚,西城区公布了过去两天检测的结果:检测了113万人,初筛到1例阳性样本,为境外输入病例复阳所致。中国式的硬核防疫,让“核酸检测”这个原本生僻的医学术语深入人心,成为年度关键词。

而体外诊断行业投资者与检验科医生们,则将此看作“市场教育”的好机会。反复的、动辄上百万、上千万人的核酸检测,让PCR基因扩增实验室在全国遍地开花,造就了一批上市公司与福布斯富豪榜新贵。

从“堰塞湖”到每天可检1亿人

在2020年之初,由于供应量不足,核酸检测一度成为武汉疫情防控的“堰塞湖”。当时,即使在武汉之外的地区,想做核酸检测也没有那么容易,个人只有出现发热等症状,去发热门诊就诊才能检测,更多时候,只能以单位团体预约的形式来组织。但从去年夏天开始,个人检测在国内普及,甚至不用提前预约,到了检测点,交钱、采样,整个过程20分钟就可完成,几个小时之后就能拿到结果。

一张阴性结果的新冠核酸检测报告,再加上绿码,逐渐成为新的“通关文牒”。有了它,出差、返校、住院、送外卖……都可以通行,而这一转变,都是在短短一年内完成的。

核酸检测,在业界也叫分子诊断。1983年,美国科学家凯利·穆利斯发明了PCR(聚合酶链式反应),这是最成熟的分子诊断或者说核酸检测技术。利用PCR技术,将病毒核酸复制、扩大到几十万、几百万倍,然后通过一种荧光探针来捕捉。当扩增后的病毒浓度达到一个临界值时,就会产生荧光信号,意味着样本中被检测出携带新冠病毒。

肖艳群是上海市临床检验中心细胞分子遗传学与分子病理研究室主任。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共有9000多人在上海临床检验中心完成培训拿到PCR上岗证,加入到上海的新冠核酸检验工作中去。目前,上海共有120多家PCR实验室,其中有70多家都是因检测新冠而新增。

过去,很多基层医院没有开展核酸检测的能力。去年4月,国家卫健委要求,所有县区级以上疾控机构、二级以上综合医院要抓紧进行改造,在短时间内形成核酸检测能力;去年8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提出,到9月底前,县域内至少一家县级医院具备核酸采样和检测能力。

在这个大背景下,各地掀起PCR基因扩增实验室建设潮。在山西,到去年8月,该省区、县已全部具备核酸检测能力,其中108个县完成PCR实验室建设,能开展新冠核酸检测的医疗机构从最初的14所增加到174所,一天最大检测量达到7.4万人份。

在这一轮公卫基建潮中,河南省县级市汝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拿到了500万元的经费,其中300万都投向了PCR实验室。该医院检验科主任王军说,过去,他们没有全自动核酸提取仪,提取环节要手工操作,在这笔钱的支持下,去年12月,他们斥资40万元购置了一台全自动提取仪。

对此,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检验科检验员刘为勇说,在疫情之前,即便是武汉的协和医院、中南医院这些大三甲医院,也都没有这种全自动核酸提取仪。

在2015年~2019年间,国内分子诊断供应商圣湘生物的PCR相关仪器销售了不到1000台,但在2020年一年,这一数字涨到了6000多台。投资了很多新冠相关医疗公司的普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何腾龙透露说,国内一些PCR仪器厂商的订单已经排到了后年。

检测方法也在提升。武汉“十天大会战”时,首次采取了5合1的混检法,即五个人的咽拭子标本混在一个检测管里面进行检测。从7月23日开始,辽宁省新冠检测专家组组长刘勇又研发了10合1混采检测技术。紧急情况时还有紧急手段,比如华大基因的气膜舱“火眼”实验室,以及各种应用于机场、室外的移动方舱实验室。

所有的这些努力,使得中国核酸检测的能力迅速提升。有媒体计算,即便是春运返乡的人们需要人手一份核酸报告,现在的检测能力也足以应对需要。新冠试剂盒也早已产能充足,甚至过剩,从去年3月起,已经有很多公司向国外市场销售试剂盒。

1月13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介绍,全国共有8437个医疗卫生机构可以开展核酸检测,在不采用混检只用单管检测时,每天能检测1255万份样本。这两个数据,与去年3月底时相比,意味着:可开展核酸检测的医疗机构增加了4倍,可以检测的样本数量翻了10倍。在极端情况下,按照10:1的混检法,中国每天可检测1亿人次以上。

1月22日,在北京西城区展览馆前广场的核酸采样点,医务人员为采集核酸样本做准备。

找出每一个病毒

核酸检测、流调追踪、隔离治疗、“动态清零”,是中国进入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的一套组合拳。而核酸检测的规模,则在实践中不断扩展。

国内最早的一次全员核酸检测,是武汉的“十天大会战”,虽然这次最终用了19天的时间。在去年6月的北京新发地疫情中,北京政府也提出来要对全市2000多万人开展核酸筛查,但当时专家反复多次建议,觉得没有必要,于是核酸筛查到了1000万人左右就停了下来。

中疾控首席流行病学专家吴尊友此前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从控制传染病传播流行的科学角度来说,全员检测确实没有必要。但这种专业判断存在1%~5%的不确定,这种不确定性,会让大家心里没底。“做了核酸筛查以后,老百姓和行政官员心里就踏实了。”

在这种逻辑下,全员核酸检测逐渐成为新的常规操作。2020年9月18日,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强调,秋冬季新冠肺炎和流感等呼吸道疾病交织叠加,防控任务艰巨,确保人员、设施、物资、能力到位,一旦发现聚集性疫情,在5~7天内完成所在地区全员核酸检测,最大程度控制疫情扩散蔓延。

在青岛,去年10月中旬时,14个感染者引发了这座城市约1090万份的全员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此后不到半个月,新疆喀什也出现了疫情,当地也很快完成了全地区全员核酸检测,总人数约474万人,部分县区甚至开展了四轮核酸检测。之后,内蒙古满洲里、大连、沈阳、北京顺义、河北石家庄和邢台等地均开展过多次全员核酸筛查。

尽管“揪出”病毒的决心是强烈的,但总有病毒躲过筛查。假阴性的问题早在去年武汉疫情期间就已引发热烈讨论,但直到现在,依然不时有感染者要做了好次核酸检测才能被发现,漏检依然无法避免。就在此次河北疫情中,有人做了5次、8次甚至11次核酸检测才确诊。

多位专家认为,检测试剂盒不能为这一问题“背锅”。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检验科刘为勇就表示,在武汉疫情早期的时候,因试剂盒审批上市比较仓促,可能灵敏度比较差;再加上感染人数太多,采样人手不足,样本没有采到位等原因,使得假阴性问题在当时一度非常突出。

    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